新闻资讯

东西问|谭金花:铁路华工为中美民间交流搭建了怎样的桥梁?

时间:2024-01-28 浏览:12

中新社江门1月3日电题:铁路华工为中美民间交流搭建了怎样的桥梁?

——专访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院暨建筑系教授谭金花

中新社记者 孙秋霞

1月1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拜登互致贺信,祝贺两国建交45周年。就在去年11月,中美元首会晤举世瞩目,在政治外交、人文交流、全球治理等领域达成20多项共识和成果。会晤举办地旧金山,再次见证了中美两国人民百年交往历史。

19世纪60年代,先后有约1.2万名中国劳工参加美国横贯大陆铁路(俗称“太平洋铁路”)建设,并在旧金山建起了西半球历史*悠久的唐人街。在所有铁路劳工中,华工占比约85%,其中70%以上来自广东江门五邑地区。铁路华工为中美民间交流搭建了怎样的桥梁?近日,斯坦福大学“铁路华工项目”特别贡献奖获得者、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院暨建筑系教授谭金花接受中新社“东西问”专访,作出深度解读。

以下是访谈实录摘要:

中新社记者:江门五邑铁路在中美两国人民交往中留下了哪些珍贵的历史?

谭金花:1848年,美国西部发现金矿消息后,大量五邑地区的人移民到美国淘金。19世纪50年代,中国人参与沙加缅度和圣荷西铁路工程。1863年至1869年,美国修建横贯大陆铁路,华工参与此工程。一些当了工头的华工回到家乡五邑,带更多的人来美国参加铁路建设。这些华工的增加导致两国政府关注到此事,促成了1868年在天津签订的中美天津条约续增条约。

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建造西部路段,四位加州商业巨头都熟悉中国人,因此雇佣了大量华工。联合太平洋铁路公司建造从奥马哈到普罗蒙特里的东部路段,在建设过程中没有招募华工,但在美国横贯大陆铁路建成后的全线养路工作中使用了华工。

1869年5月10日,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开通通车。这条铁路的建设将美国东部到西部的旅程时间从六个月缩短到一周,被誉为工业革命以来的世界七大工业奇迹之一。

1869年5月,太平洋铁路竣工仪式。江门市博物馆供图

华工在太平洋铁路的建设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成为美国铁路建设的主要力量。根据斯坦福大学教授谢利·费希尔·费雪金(Shelley Fisher Fishkin)的研究,19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华工参与修建了多达70条铁路,为美国的铁路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可以说,谈到美国的铁路建设,就不得不提到中国人,以及两国人民150多年来的民间交流。

中新社记者:在修建太平洋铁路的西部段中,铁路华工付出了哪些艰辛努力?

华工:华工参与建设的中央太平洋铁路(美国横贯大陆铁路西段工程),长达1110千米。大部分华工来自广东珠三角地区,从未见过雪,却忍受着高山上的稀薄氧气和刺骨寒冷,在唐纳峰创造了奇迹。他们穿越海拔2100米的内华达山脉,建设了50座桥梁和十多条隧道。中国人特有的吃苦耐劳精神、隐忍和聪明才智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华工参与建设美国横贯大陆铁路,有三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

一是修建布鲁默深槽。当铺路轨到色拉高山区时,危崖交错。铁路必须从1400米高的危崖上横切过去。华工们用了土办法,坐在箩筐里,从崖顶上吊下去打炮眼,点火线,再由同伴拉回崖顶。有时顶上拉得慢了,华工就会被炸弹波及;有时绳子磨断了,掉到谷底粉身碎骨。华工在这段工程的表现,让美国工程师看到了华工的智慧和胆色。

华工攻克的**道难关——布鲁默深槽。江门市博物馆供图

二是修建唐纳峰绝顶隧道。内华达山的唐纳峰隧道工程,是这条铁路中*坚硬的花岗岩石地段,长达1600米。为了赶工,华工在寒冷的山顶上进行二十四小时轮班作业。他们从山顶的花岗岩中打一个竖井进入山体中间,然后用绳子把人放进去,向东西方向进行爆破,开挖相反方向的两条隧道,不少人在爆破中丧生。正是这些华工的大无畏精神,奇迹般地开凿出了一条花岗岩隧道,大大缩短了路程,提高了工程效率。在那个由他们开凿隧道的地方,目前依然屹立着被称为“中国墙(China Wall)”的山体墙建筑物。

游客在广东江门市博物馆铁路华工展厅观看唐纳峰绝顶隧道模型。江门市博物馆供图

三是在高山顶上,冬天寒冷无比,来自广东的华工习惯用姜汤帮助御寒;夏天毒热的阳光照射在石头上,气温高达四十多度,华工沿用广东人喝凉茶的风俗习惯,解决中暑问题。

中新社记者:铁路华工对美国经济发展做出了怎样的贡献?

谭金花:美国横贯大陆铁路的建成将大西洋和太平洋连接起来,极大地促进了美国东西两岸的经济和文化交流,对美国历史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它的完成象征着美国日益增长的工业实力。美国历史学家詹姆斯·P.朗达(James P. Ronda)认为,这是美国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横贯北美大陆的铁路不仅将美国西部引向世界,更将世界引向美国西部。

具体而言,这条铁路的建成加速了加州的发展,将其从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逐步打造成美国经济*为繁荣的州,可谓“华工建铁,铁塑美国”。

中央太平洋铁路上的栈桥。江门市博物馆供图

中新社记者:为何说美国铁路华工的历史是中美两国人民共同的历史记忆?

谭金花:美国横贯大陆铁路由中美两国人民共同建造,蕴含着两国人民共同的智慧,有很多共同的历史记忆。很多人会用1869年4月28日在美国竖起的路标“10 miles of track,laid in one day”(一天铺轨10英里)来赞扬华工铺筑路轨的速度,因为它是这条铁路*耀眼的记忆。

我想用美国律师丹尼尔·克利夫兰写给当时驻清朝公使的信,说明这条路对于两国人民的重要性,这个说法至今依然有时代意义:“华工竟然建造了这条伟大的横贯大陆铁路,这是我们这个无与伦比的时代*精彩的进步与成就。这条路上的两个种族的工人,正快速地从两大洋彼此靠近,很快他们就会相遇,将他们的工作成果连结在一起。届时中国和美国就可以握手言欢,能够对彼此相濡以沫,互相同情,共享利益。这两个大陆上的两个强国人民能够联手兴建这个世界级的高速的道路,实在太恰当不过了。希望这项工程能拉近两国人民的距离,彼此不仅在商业利益上同步,也在对彼此的善意与支持上同心。”

1869年5月,中央太平洋公司主管詹姆斯·斯特罗布里奇邀请八位华工到他的车厢参加庆功宴会。江门市博物馆供图

中新社记者:美国铁路华工的历史,对中美未来的民间交流有何启示?

谭金花:2014年5月,美国劳工部将铁路华工列入荣誉纪念堂,铁路华工成为进入该纪念堂的首批亚裔群体。这一荣誉背后的历史意义,就是让美国人民更好地认识华工参与建设中央太平洋铁路的历史。中美两国人民共同努力建设铁路的这段历史,对于当前和未来的中美民间交流,都起到重要的铺垫作用。(完)

受访者简介:

谭金花,五邑大学广东侨乡文化研究院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兴趣为北美华侨历史及广东五邑侨乡文化研究、建筑文化遗产保护等。2012年起参与斯坦福大学“铁路华工研究项目”,围绕华工的海内外生活展开研究。专著包括《叶落归根——香港东华三院华侨原籍安葬文献选编》《铁路华工的跨国生活——广东侨乡和北美铁路华工营的物质文化研究》《北美唐人街的建筑文化研究》等。被斯坦福大学“铁路华工项目”授予特别贡献奖。